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园广播 - 编辑
2016年4月12日优秀校友专题
2016-04-12     编辑:校园广播   来源:   查看:    字体:【

特设栏目:校庆专题之“历史上的今天”

 

背景音乐:童年》纯音乐

 

开栏语:(与人物简介一起进)

男)  甲子华章,山水交响。金秋十月,内江师范学院将迎来建校六十华诞,今日,我台特地开设 “历史上的今天”专题栏目我们将悉心奉上那些年的内师故事,首期专题以十三年前发生在中国文坛的一件事儿为由头,带你走近电视剧《大明宫词》原作者、我校孙自筠教授和他的长篇历史小说《陈子昂》。

 

人物简介:

1女)  孙自筠,1935年6月出生,中共党员,教授,1959年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70年代后在我校任教二十年。

出版有《中华状元奇闻大观》、《叱咤影坛十二星》、、《命运交响曲》;长篇历史小说《太平公主》、《唐宫晚照》、《陈子昂》,历史小品《状元趣谈》;主编散文集《红枫叶》、《十七岁的琴弦》、《相思的红飘带》,主持编写《中国当代文学名篇选评》等。所著《太平公主》被改编为37集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全国多家电视台播出。

 

 

 

 

 

 

 

 

 

 

 

 

正文

2男)  十三年前的三月,孙自筠教授的长篇历史小说《陈子昂》在北京首发。十三年后的今天,学子们重又捧起这本《陈子昂》,走近“一代文宗”的坎坷人生,聆听耄耋(mào dié/谈诗和远方……

初读《陈子昂》开头那几篇,或许你很难将这个光着屁股,在荷塘里偷莲蓬、挖泥巴的玉少爷,与那站在幽州城的高楼上含泪吟咏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的陈子昂联系在一起。但在作者孙自筠的笔下,幼年时的陈子昂就是这样一个调皮捣蛋的山野顽童。

《陈子昂》是孙自筠教授创作的长篇历史小说,20033月在北京举办了首发式,作品从陈子昂的童年写起,直至四十二岁死于射洪狱中,完整地勾画了陈子昂一生的生命足迹。

人们常说作家的创作都带着自身经历的烙印,《陈子昂》这本书中陈子昂幼时的淘气,青年时期的奋发,踏入仕途的起落荣辱,也投射着孙自筠的人生。

1953年孙自筠放弃了到北京工学院学习热门专业的机会,怀着浪漫诗人的情怀选择,他去到了大西北,在兰州大学中文系做一名普通的学生。但他的生活并没有沿着大学生这个身份一帆风顺下去。当时,孙自筠在农村目睹了农民生活的困苦,他决定向毛主席写信,信中开头便写道:党中央毛主席在1957年以来犯了左倾主义错误……”就是这句话让正在念大学的孙自筠被划为右派。受政治运动的影响,一夜之间,他从大学毕业生沦为了囚犯,入狱后的他每天进行劳教,不能和外界接触,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然而怀揣着文学梦的他又怎甘愿从此被困在那一间小小的监狱里。那时的孙自筠不是没有过万念俱灰的时候,但一想到自己钟爱的文学事业时就即便是咬牙也坚持下去。1978年,孙自筠落实政策被安置在原内江师专中文系任教,他扬起新生活的风帆,开始了一段崭新的人生旅程。

在这期间不是没有更好的机会供他选择,而是对这片土地的情感让孙自筠最终选择一直留在内江。我们那时不像现在的年轻人热衷于追求自由,一辈子可能就一份工作一个岗位,生活的时间久了对这里有了感情也就舍不得走了。孙老笑着说道。

 

3女)  孙自筠自幼好读,中学时代便爱上了武侠小说、历史和文学书籍。那时,他怀着一颗出名要趁早的心,为自己的人生绘好了蓝图——做一名作家,让自己的作品传世后人。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孙自筠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这一写就是四十几年。进入大学后,孙自筠常常看书至深夜,寝室熄灯后,他就坐在走廊里,借着灯光看。从那时起,他开始与外国文学结缘,《安娜·卡列尼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牛虻》这些作品曾让孙自筠宛如走进另一番世界,他回忆说:看了这些作品,我的眼界和心胸都变宽了,整个人好像因为文学而突然间崇高了。 

而在我校任职期间,孙自筠曾兼任图书馆馆长一职,期间有机会接触很多史料,有的书要经过馆长签字才能外借,因为我是图书馆馆长所以有机会看到很多珍贵的书。孙老说,与其说是以权谋私,倒不如说是一段乐在其中的日子

1995年,60岁的孙自筠正式从教师岗位上退休,退休后的他便全身心地投入到文学创作中去。全身心投入写作的20年,我收获的远大于前半辈子的40年。孙自筠说,创作时的灵感很重要,往往灵感只存在那一瞬间,放太久了情绪就没有了,有时候灵感来了或是想起来了就马上随手找个东西记下来。对于稍纵即逝的灵感,就是这样被孙老抓住的。

孙自筠说:把文学当作一门兴趣,这会让你终生受用。文学就像是一段生活经历,精彩的部分就像是生活中的笑话,但是生活中没有那么多笑话,把遇到的笑话写出来就会吸引人来看了。

 

 

 

 

 

 

 

 

 

 

4男)  写历史小说,对历史的尊重应当放在首位。笔下的重要历史人物和重大历史事件不能离有定论的信史真实太远。翻案的文章可以做,但总要有些依据。历史性题材的创作离不开真实性,但历史小说也并非只是正史。孙自筠说:陈子昂这一人物的创作有一半以上是有历史依据的,这是通过查阅史料才能完成的,可小说还属于文学作品,也可以存在虚构的成分,但必须是合理的虚构,虽然与历史的真实有距离但符合艺术的真实。

在孙自筠的笔下,几位与陈子昂一生命运紧密相连的女性形象的成功塑造也充实了陈子昂的精神品格和情感世界。酿酒女小乔——外表美丽,内心热情、刚烈,她只求爱情不要名分,无怨无悔地爱着陈子昂;采桑女桑容——坚强,由一个克夫克公婆的寡妇变成了武则天身边的宠幸,默默无闻却又热烈地爱着陈子昂,时刻为他化解风险;妻子郑丽丽——贤惠体贴,宽容大度,一心为家,扮演着封建社会完美妻子的形象……这些个充满生命力的女性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归因于和同学们的日常交流和观察。上课讲小说,对文学创作帮助很大,他说。

1999年在《太平公主》被拍成电视剧《大明宫词》引起热议后,《太平公主》曾一度成为当时的畅销书。影视让书更加畅销,这一点孙自筠看在眼里。他不否认文学商品化,但他坚信文学不会因为商品化而消失,而电影、电视也是文学的一种形式。孙自筠说:《陈子昂》是继四本公主系列后又一部历史人物传记。我是赶上了历史题材的最后一班车但不管是《陈子昂》,还是四个公主系列,孙自筠说:都不单单是在写故事,还有对人性的叩问。

如今,八十一岁的孙老正在创作小说《文天祥》和《黄巢》,他说,进行文学创作,让他生活充实,有奔头。

 

 

 

 

 

  • 相关链接
  • 内江师范学院党委宣传部、统战部 版权所有 | 蜀ICP备05006381号
    地址:四川省内江市东桐路705号 邮编:641100